首页 > 孩子 > 写作 > 初中部

春来郊外赏野花

作者:杨世明/大理日报  时间:2024-06-12
描述:那些青灰,细如手指或竹筷的方形枝条,相互牵手,相互依偎着,众志成城。
《生活宝典shenghuobaodian.com》讯  立春过后,沉睡了许久的春风在滇西北高原上醒来,开始一阵又一阵地扫荡着高原大地上,寒冬里残留下的枯枝和败叶。

醒来的春风,又一次吹开了洱海之源的白族人家,在房前屋后种植的毛茸茸柳花,粉红的桃花,翠绿的核桃花,鲜红的木瓜花,雪白的梨花,粉白的杏花,细碎的李花,馨香的香橼花,灿烂的苹果花,也唤醒了郊外山野里天然生长,红火的大树杜鹃,如白鹭腾飞的玉兰花,金黄的迎春花,耀眼的棠梨花,醉人的钩刺花,灰白的干兰花……让孤寂了一冬的郊外及山野顿时热闹起来,不时地引得栖居在近处村庄里的蜂群忙碌起来,也不时地引得蜗居在远方城市里的文人墨客前来观光赏花。

滇西北洱海之源的每年春天,大都是“一春干”,春雨少之又少,少得贵如香油,然而山野中的野草和草本野花都要滞留到高温多雨的夏天到来,才破土疯长或争相怒放,但木本或藤蔓之类的野花却“多难兴邦,越挫越奋”,在高高的枝丫上熏蒸着让喉咙起火般的干燥空气,顽强地吐蕊绽放,热烈地迎接着返回山野大地的春天。

一丛一丛地在山地坡田边挤挤挨挨着,好像滇西北的寒冬没有退去,那些青灰,细如手指或竹筷的方形枝条,多年来,一直相互牵手,相互依偎着,众志成城,齐心协力地抵挡着四季轮回中的狂风暴雨,冰霜雨雪。在温暖和煦的春风吹拂下,惊醒了枝条上星星点点的初蕾绿苞,再来一阵过山的春雨,它们便次第开放。只有纽扣大小,金黄色的花瓣,无数的小星星毫无规则地贴附在密密匝匝的枝丫上,疑是天上的星星跌落于此处。随着春风轻轻地爱抚,不多几日,金黄的小花旁又冒出密密麻麻,紫红中透绿的嫩芽,如众星供月般在村庄周围,展现出自己绝美的身姿。这便是春的使者或是春的迎接者,然而它常被山野人家赋予以诗意的名字,叫“报春花”或“迎春花”。

从这座山往那座山望去,映入眼帘的是村后高高低低的山坡上遍地生长着一树树两三米高,满身分布着如木瓜刺般的锋利长刺,且热闹地开着一簇簇雪白的花儿。这总是让远道而来的游客误认为是人工栽培的梨花呢!其实它们都不是梨花,是梨花的“父母”,是专供嫁接梨树的砧木,是野生的棠梨花。将来其结出的果子大如豌豆,形如梨果,三四个一串,熟透后便是山野里鸟雀们秋后充饥的美食,也是当地山娃们寒冬里最美味的水果。

山坡上一树树棠梨花,犹如一把把白族人家扎制的白色“金钱伞”在春风里摇曳飘舞,在山野里荡漾流淌。又如一群群富有团队精神的白鸽飞过山岭。经半个月春风春雨的滋润,拇指大小的嫩绿叶片,争先恐后地从刺猬般的枝条上抽出长大,茂盛的绿叶紧紧地包裹着洁白无瑕的花丛。

山野里还有或红、或白、或紫、或黄,匍匐贴地的小树杜鹃花;红火灿烂,或洁白如云,朝天怒放的大树杜鹃花;毛茸茸的花苞从高高枝丫上摇曳,数天后,花苞里绽放出洁白如玉,或白里透红的花瓣,大如钵碗,远观如白鹭群飞的玉兰花;香气扑鼻,开细碎白花,古时用作制黄颜料,山羊爱吃的干兰花,还有许多不知名的木本野花默默地坚守着贫瘠的山野,它们不畏严寒,不畏干旱水涝,不畏火烧刀砍,在山野里自由自在地生长,独自花开花落,如期结荚挂果。它们从不羡慕,也从不嫉妒老农精心种植的梨花、桃花、杏花、李花、核桃花和苹果花那样优越而娇贵。静静地沐浴着春风春雨,顽强地生长着,努力地芬芳着,精心地装扮着脚下每一寸土地,每一片山野。尽力地为山野展露出最亮丽的身姿,尽力地为游客留下难以抹去的记忆。

文章来源:shenghuobaodian.com

首页 > 孩子 > 写作 > 初中部